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繁体中文 | 投稿 | WAP | RSS
  训导文集 圣教法典 信理神学 多语圣经 释经原则 圣经发凡 教义函授 慕道指南 弥撒总论 再 慕 道 同 根 生 剖析闪电
  天主教理 教理纲要 神学辞典 思高圣经 圣经诠释 圣经十讲 神学词典 天主教史 礼仪问答 告解指南 辩护真理 圣月汇集
  梵二文献 神学论集 神学导论 牧灵圣经 圣经辞典 认识圣经 要理问答 祈祷手册 弥撒礼仪 大赦汇集 新答客问 宗教方志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热点评论

专访「绿新青」乐队经理人 期望青年懂得从自己开始改变

时间:2018-08-05  来源:号角报  作者:姚子汶 点击:

C_01a_photo1-1280x853.jpg

国际表演艺术团「绿新青」(Gen Verde)应普世博爱运动(澳门区)及天主教澳门教区社会传播中心邀请,于7月18至20日在利玛窦中学举行工作坊,为青年提供各种音乐及舞台培训。经过三天的密集式培训,参与青年最后于21日晚与「绿新青」乐队同台演出。乐队经理人莎莉.麦亚里士打(Sally McAllister)接受《号角报》与澳门教区社会传播中心专访,谈到是次工作坊的主题与信息,以及「绿新青」的使命。

我们都知道「绿新青」的背景。你能简单解释一下这活动——包括工作坊与表演——的使命吗?
 
我认为今次于澳门的工作坊,就如我们在其他地方所作的工作坊一样,目标是要利用艺术的平台,传递我们信仰的某些东西。来到参与工作坊的青年会得到音乐、戏剧、歌唱或其他方面很好的基础。然而,因为信仰元素对我们来说是如此强烈,而这些元素会自己传达出来。所以有些人会说:你们不会特别地、明确地提到[信仰],但我们的信念是:透过人们生活在一起,信仰是一种能自己传递的东西,而这是一个非常基于福音的理念。耶稣自己说:「来看看。」所以我们希望这些青年在参与这些工作坊,能够带着希望与喜乐的感觉离开。
 
你们2016年曾到访澳门,今年的主题是否与两年前的主题有所不同?
 
今年的主题是「和平,合一和对话」。它[这主题]在这里和现在开始,因为我们到访全球各地,遇到的青年全部既不同又相似,因为我们全活于一个互相联系的世界,即使他们看似很不同,但他们遇到的挑战都是十分相似。我注意到在大多数时候,青年所遇到挑战的共通点都是缺乏自我价值、缺乏他人信任。青年们都生活在恐惧当中。在欧洲,有些年轻的毕业生可能有一个很好的学位,但他们会说:「我不会找到工作,那早上起床有何意义?」或「我父母婚姻关系失败,我在感情上负责有何意义?」这些曾有这些经历的青年,若他们在这几天的工作坊有所不同,那他们日后也会不同、有所变化。这是我们曾遇到的;我想起一名男青年,他说:「我会回到原来的状态。我在这工作坊得到很好的经历,但当我回家,我仍然面对着酗酒的父亲、绝望的母亲,我仍要担当照顾弟妹的角色。然而,现在不同的是我:是我如何活出这些经历。」我认为这就是现今此类工作坊方式的强烈元素,就是给人一种所有事情都能改变的经验。所以,在这几天的工作坊里,他们会经历到他们年轻生命中的喜乐,但同时也会带来希望,这希望能让他们有巨大的改变。
 
C_02c_photo1-1280x853-1024x682.jpg
你提到各个地方的青年都十分相似,但在一个社会中,人人都是十分不同。从哪些方面,工作坊能如何向每个社会中的每一青年带出合适的信息?你们如何在特定的地方、特定的青年,去突出你们工作坊的内容与信息?
 
你说得挺对的。所有地方的青年都是不同,但他们同样面对着类似的挑战。我幻想澳门的青年,可能也面对着伦敦青年所遇到的挑战……但我们如何让我们更特别?我们不会到了一个地方,并认为我们的工作坊是一个能迎合所有人的计划;绝对不会。我们有一个如何举办工作坊的方向,但同时也是为参加者度身订造。我们首天踏入教室,先评核他们的能力,然后相应地更改我们的计划,好能肯定为这些青年是最合适的。我们希望这些经验能给予他们喜乐与鼓励。普世博爱运动创办人卢嘉勒(Chiara Lubich)曾说:「你们要让自己与他人一起,你要令自己能进入他人内的人,融入他们,置身处地并看他们如何生活,知道他们的挑战,并与他们同行。」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,我们希望陪伴这些青年,与他们一起同行。
 
与2016年那次工作坊相比,今年的工作坊与演出有何不同?
 
演出的元素有所不同。两年前曾欣赏演出的,今次会看到在表演元素上有所不同。我在思考这问题时,可能不同的是在我们乐队身上,因为我们重返澳门,有种「回家」的感觉,因为两年前同样在利玛窦中学青年的经历十分特别。故今次我们的心中带着一股很大的喜乐、希望和热忱。
  
除了一些基本的技术培训,工作坊还有带出其他的价值观?你期望青年在参加后得到甚么?
 
我希望参与工作坊的青年,能有「改变从自己开始」、「我能够改变」的想法。我刚刚提到,现今很多青年的共同点都是缺乏自信、自我认同;我不是说澳门所有青年都是这样,但我是按以往与青年见面的经验,他们都是很有天份,但他们实在需有别人的信任与鼓励。我们曾在北欧遇到一件令人遗憾的事,老师放弃学生。当听到教育工作者说这些小孩子是失败者,那这些孩子还能得到甚么?我们需要相信他们、帮助他们。若你能聆听他们的心声,强调一些正面的话,鼓励他们作最小的事;这些都能大大帮助他们。其中一次经验,就是青年的脆弱。在准备演出时,我都会在后方看到他们,他们就好像等待有人批评他们。但当你鼓励他们时,他们会让你看到最好的、你会看到成果,甚至会超越你的期望。所以每当有问题时,我们需要先看进我们自己、检视自己。
 
你认为现今的青年,特别澳门的青年,有机会表现自己吗?你认为他们会被物质主义、自私等挑战误导吗?你觉得现时的青年会否比以往的青年自私吗?
 
没有,我不觉得。我认为这是一错误的观念。若你随着时间回顾过去,人们总是回到那些黄金时代,但事实上所谓的黄金时代并不存在。因为以前的青年会在某方面上自私,今天的青年则在另一些方面上自私;所有人都是如此。人们有更大的挑战吗?我觉得他们有的。因为当你回看过去,年轻人在一股安全感的家庭中成长。即使我想起自己的例子,我的母亲很年轻便守寡,我们又不算很富有。然而,我们很有安全感,因为我们的母亲很爱我们;有着很实在的东西。我认为,在今天太多转变的世界下,很多青年都欠缺这种安全感,因此他们确实面临极大的挑战。
 
C_02c_photo2-1280x853-1024x682.jpg
澳门和香港都缺乏类似的青年培训(我们有很多音乐培训,但它们都是没有生命的价值观)。你们将来会否计划多到访亚洲?或会否与其他基督宗教团体合作?
 
我认为这将会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,正如我所说,这工作坊不单是要让青年成为好的歌唱家、音乐家或演员,而是为他们提供在生活上有用的价值观。在到访澳门前,我们在德国12个城市逗留了九星期,并与年轻穆斯林和佛教徒合作,是一次很好的经验,因为人们走在一起,并发现大家都有很多不同之处。他们对将来存有相同的希望,所以我深信这[宗教交流]是一件很美好的事,而且是一个很好的传递价值观之方式。
 
你们如何透过这些工作坊,向青年传递我们天主教的信仰呢?因为我们教友都是同坐一条船上传扬福音……
 
是的,这一向都是十分强烈的,因为普世博爱运动创办人卢嘉勒对此事十分清晰,我们不是假装所有人都是一样。我们不是的。最重要的是我们保持忠实,这里于工作坊、为澳门青年服务的人都是天主教徒,而且是十分忠实。我们不是假装自己有甚么不同。我们见证了我们的信仰。我们对他们是开放的,但我们不会去推动任何东西。我们曾经有过很好的经验,有一次我们有幸到访英国伊斯兰中心,他们都十分传统:女士服装都围着头布;男士与女士不会握手;他们不听音乐……但那团体的负责人(也是普世博爱运动的好友之一)对我说:「我们欢迎你们到伊斯兰中心。」但我回答:「不知如何说,我们很想来,但我们所有的都是与音乐有关。」然后他答道:「只要对话便可。」所以我们尽管再到访,聆听他们心里的话,发现他们伊斯兰教徒所承受的痛苦,因为他们并不是恐布分子,这些青年都是相信天主、渴望为天主而活。他们都是有信仰的人,我们都彼此尊重。但毫无疑问,我们是忠于我们自己的信仰。
 
但你有机会去传递我们的信仰吗?
 
在最后一天的演出中,你会看到当中有很多有关福音的元素;这就是我们的方式。这就是将福音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。例如,我在贝尔法斯特(Belfast)长大,当时北爱尔兰的政局十分复杂。我有很多理念与想法,想为和平与公义付出……后来有人介绍一位修女给我认识,他带着12名青年从北爱尔兰参加普世博爱运动举办的活动。我参加了,心中知道需要开始作出改变。最后,我回到贝尔法斯特,而和平必需从我的家中——从我的母亲、弟妹——开始。仍有很多不同的经验,难以尽诉;但在演出中,有一首名叫《打破枷锁》的歌曲,就是我的故事!它谈到有关暴力的故事,但我必需是打破这个枷锁的人,然后才会散播平安。这就是一个我们传递信仰的例子,我们在演出时会更明确谈及我们的信仰。
 
今年十月将会是世界主教会议,而主题也是在青年;而上届的主题则在家庭。我们刚刚谈及颇多青年与家庭的层面。你对快将举行的主教会议有何想法或意见?你觉得我们能为青年或家庭能做些甚么呢?
 
首先,教宗方济各十分棒,不是吗?他就是在那里支持着青年和家庭,他会进入他们的困难中,不单只安慰他们,还给他们一些挑战。教宗为他们设定了种种理想与目标。他是一个牧者,因为他知道我们的软弱并会令我们跌倒,故鼓励我们。我认为圣父是聆听青年的,而我们也该如此,去支持和鼓励青年,特别在他们遇困难前先鼓励他们,并与他们同行;在他们遇困境时,帮助他们一起走出困境。
 
在到访不同国家、举办不同工作坊的同时,必定遇到各种困难。有甚么因素和方法能令你们克服这些困难,因为你们不能在青年前展示出来。
 
无疑地,就是我们的生活。若我们之间不首先活出团结合一、平安和对话,那我们到台上所说的都是没有意义。所以为我们来说,我们的祈祷生活是最重要的。我们走访世界各地,但我们知道我们彼此间有一个很强的基础;或没有此基础、没有祈祷的话,我们便会很快变得空虚。即使我们这几天在工作坊后感到十分疲倦,我们大可以直接上床休息,但我们不会,我们仍会坐在一起互相问候与关怀,然后一起祈祷。这就是我们合一与祈祷的生活。
上一篇:泰泽:与青年同祷同行下一篇:美中过招 一堂韬光养晦的谦卑课
发表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发布人身攻击、辱骂性评论者,将被褫夺评论的权利!
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,点击查看更多)
推荐资讯
一会一团再下一城,兰州韩志海收入囊中
一会一团再下一城,兰州
凤翔教区吴彦超副主教葬礼隆重举行
凤翔教区吴彦超副主教
正定孙令辉神父因朝圣遭当局报复
正定孙令辉神父因朝圣
教宗: 中东和平需要对话, 而不是停战的保证
教宗: 中东和平需要对
教宗: 中东战争在许多人的共谋沉默中展开
教宗: 中东战争在许多
盐与光专访:香港教区夏志诚辅理主教向教宗述职后感
盐与光专访:香港教区夏
基督教发表性骚扰调查 杨主教称教区将正视投诉
基督教发表性骚扰调查
港澳主教向教宗述职 教宗:一起为中国教会祈祷
港澳主教向教宗述职
相关文章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